会员登录
用 户:
密 码:

会员登录

  欢迎光临双保良全球民企指数分析和数据服务系统,该系统由深圳市双保良投资有限公司(SBL)2005年创立,主要包括(双保良)SBL中国民企52指数、SBL纽约民企指数、SBL纳斯达克民企指数、SBL东京民企指数、SBL新加坡民企指数、SBL伦敦民企指数、SBL香港民企指数系列,敬请全球投资机构业务洽谈及合作。

联系地址:深圳前海蛇口自贸区南海大道1079号花园城数码大厦A栋302

邮编:518026

网址:www.sbl52.com

E-mail:office@sbl52.com

联系人:刘洪福

联系电话:(86)0755-23998269

双保良创立的民企综合、成份52指数(SBL-PSI)简称SBL中国民企52指数,该产品经国家版权局于2004年颁发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号为2004-A01614,该产品荣获深圳市2005年度深圳市企业新纪录优秀奖。

2005年7月以来,公司再接再厉,与世界六大交易所洽谈合作同时推出SBL纽约民企指数、SBL纳斯达民企指数、SBL新加坡民企指数、SBL伦敦民企指数、SBL香港民企指数、SBL多伦多民企指数系列产品和服务,该产品荣获深圳市2006年度深圳市企业新纪录优秀奖。

为使指数能够更加及时、灵活地捕捉和反映市场变化,大幅提升时效性,打破传统股票指数样本股更换周期较长的规律,将审核周期由6个月缩短至3个月。每次调整的成份股比例一般不超过10%,以维持被动投资组合的相对稳定性。公司将从2016年7月第一个交易日开始,调入二六三、安科瑞、华力创通、宁波华翔、隆基股份5只股票,下次调整日为2016年10月的第一个交易日。

站内搜索
关键字:
历史数据
SBL中国民企52指数
SBL纽约民企指数
SBL纳斯达克民企指数
SBL东京民企指数
SBL新加坡民企指数
SBL伦敦民企指数
SBL香港民企指数
SBL多伦多民企指数
文章精选
人民币屡次刷新6年低点...
财政部探索“强制”PP...
职业年金起航:A股将迎...
沪综指振幅再创逾14年...
宝武合并小目标:3年去...
东江环保实控人变更落地...
30亿拿下天马股份三成...
西王食品:收购运动营养...
再谋海外 天齐锂业欲溢...
全球电动车发展趋势已成...
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
友情链接


宝武合并小目标:3年去产能1600万吨 合并方案不优厚
作者:SBL 发布时间:2016-10-13 8:54:19

  导读

  针对未来3年的规划,宝钢股份(5.590, 0.00, 0.00%)方面表示,宝钢集团、武钢集团计划在2016-2018年内分别压减粗钢产能920万吨、442万吨。此外,还将追加八一钢铁(5.420, 0.00, 0.00%)压减粗钢产能300万吨。按此计算,未来3年内,新的宝武集团成立后,去产能的任务为1662万吨。

  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合并方案公布后的第二个交易日,涨停板已然打开,市场期望的如中车那样多个涨停板局面并未出现。这两起国企改革方案的或许并不存在可比性,但在实业层面,即将成立的宝武集团的任务表已对外公布。

  日前,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3.240, 0.00, 0.00%)分别对外发布公告称,计划在2016年-2018年间,两企业分别去产能920万吨和442万吨,加上八一钢铁追加的去产能规划,未来三年内,新的宝武集团成立后,将去产能超过1600万吨,“对比两集团目前的产能,相当于宝武集团的产能需要去掉25%左右,”10月11日,一位要求匿名的钢铁行业券商研究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个目标压力并不小,但在整体规划下,预计完成这一产能规划任务并不难。

  中国钢铁联合网研究中心主任胡艳平也透露,早在去年开始,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已先后关停部分产能,未来3年去产能规划也在两者预测范围内。而当前,全国范围内的去产能多为此前长期闲置或停产产能,预计今年年底前,我国能完成去产能目标。

  不算优厚的合并方案

  根据宝武合并方案,宝钢股份本次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的换股价格确定为4.60元/股,武钢股份的换股价格确定为2.58元/股,由此确定武钢股份与宝钢股份的换股比例为1∶0.56,即每1股武钢股份的股份可换取0.56股宝钢股份的股份。

  “本次吸收合并方案的换股价格和现金补偿价格均是按停牌时股价的0.93倍制定,如果选择换股方式,武钢股份的中小投资者将会获得以当前股价计的10%左右收益。”群益证券分析师姜以宁在一份公开研报中指出,所以股东选择现金补偿方式的可能性较小,而本次合并方案对两家上市公司的中小股东来说并不算优厚。

  事实也是如此。10月10日,两公司股票复牌后,当日一字涨停,但次日收盘时,武钢股份尾盘涨停,但宝钢股份涨幅为7.42%,“宝钢股份的资产明显更加优质,盈利能力更强。”一位宝钢股份小股东认为,宝钢股份的股价被武钢股份拖累。

  宝钢股份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武钢股份营收288.50亿元,净利润为-1.29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宝钢股份的资产总额将从以往的2662.65亿元上涨至3620.85亿元,但资产负债率将从52.8%上涨至57.7%。不过,宝钢股份方面表示,这一资产负债率仍然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但宝武合并后,规划是打造一个更加优质的的钢铁集团。 两公司在各自的公告中也明确,合并后上市公司通过强强联合将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钢铁企业之一。群益证券分析师姜以宁的报告中指出,宝武合并后粗钢产量将超过6000万吨,超过河北钢铁,跃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二位,其中新宝武集团汽车板产量全球第三,取向型硅钢全球第一,这种整合的规模效应可提高新集团在国内外知名度和品牌效应。

  标杆如何实施?

  在新一轮钢铁行业去产能过程中,宝武合并被视为“样本案例”。

  “国家寄希望于将宝武集团整合成功,并在行业内复制推广。”上述券商研究员表示,当前市场消息指出,包括鞍钢和本钢的实质性重组方案已在酝酿,而行业其他的兼并重组也在准备过程中。而宝武合并的细节和执行的情况,直接会影响到后续其他同行间重组的推进,也需要避免以往的整而不合的尴尬局面。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番宝武合并更多考虑到企业间的协同效应。胡艳平也坦言,此前的宝钢集团也曾整合过其他钢铁企业,但从业绩表现来看,目前并不能算作成功。但这是因为,在此前的钢铁行业重组过程中,诸多企业间的产品结构协同效应不强,且钢铁行业的区域性明显。

  因此协同效应的发挥将成为后续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具体落地整合的重要路径。双方均对外表示,将通过对采购、销售、产品研发、技术创新、企业文化等方面的有效整合。

  在区域整合方面,合并后的上市公司将拥有上海宝山、南京梅山、湛江东山、 武汉青山四大生产基地,公司将通过产能结构调整、协同国内物流网络及整合全球营销服务网络等方式合理布局周边市场,可有效降低成本并提高客户需求响应能力,全面整合钢铁区位优势。

  “宝钢和武钢之间的产品结构相似,而区域方面两者具有互补的优势。”上述研究员觉得,此番重组的思路并非完全的拉郎配,两者之间的市场重组需求也相对更加明显,如果管理层配置到位、管理结构清晰有效,这种协同效应可超过以往行业内的重组,也可有效避免整而不合的局面。

  上述报告也指出,除结构调整外,在成本端合并后宝武集团的铁矿石需求将达到亿吨级别,占到全球铁矿石贸易量的5%,三大矿山年产量的 40%左右,大规模的集中采购会提高新公司对上游原材料的议价能力。

  而在下游销售端,宝钢地处华东地区,而武钢立足华中地区,两家钢企原本在各自区域内拥有较高的地缘性优势和品牌优势,近期又均在华南地区建立新的生产基地,本次合并将会整合协同各自优势资源和营销渠道,并在各自所在区域内的市场上消除同业竞争,华南区域市场也将进行统筹调配,可提高重组后的公司核心竞争力。

  不过这种布局下,宝钢湛江项目已经建成,而武钢防城港项目尚未结束,后期在同业竞争压力下,防城港项目是否会继续建设?“目前,防城港项目一切还在按照计划推进,”武钢集团内部人士指出,但后续到底如何推进,目前还没准确消息。

  未来去产能1600万吨

  重组的直接效果是可化解过剩产能。

  针对未来3年的规划,宝钢股份方面表示,宝钢集团、武钢集团计划在2016-2018年内分别压减粗钢产能920万吨、442万吨。此外,还将追加八一钢铁压减粗钢产能300万吨。按此计算,未来3年内,新的宝武集团成立后,去产能的任务为1662万吨。

  “要完成这个任务难度并不大。”上述券商研究员表示,此前,宝钢集团已对内部钢铁板块落后产能进行规划并已动作,而后续将这种执行力落地到后续的新集团中,这个目标不难完成。

  胡艳平也透露,到去年底前,宝钢集团关停八一钢铁6座430立方米的小高炉,韶钢集团420和450立方米高炉。此外,退出罗泾炼钢产能345万吨;宝钢特钢关闭电炉100吨,退出炼钢产能50万吨。宝钢集团还关停南通钢铁全部产线。而武钢股份也在今年一季度关停一座150吨转炉,并于今年9月关停一座高炉。

  截至今年7月底为止,全国钢铁行业去产能任务仅完成47%。“但后续去产能任务完成的速度会加快,预计今年完成任务并不难。”胡艳平所在的团队近期做过的一个调查数据透露,截至今年9月末,全国共有24个省市已确定2016年炼铁和炼钢去产能目标,总量达到4059和8250.9万吨。2016年主要省市和央企将压缩炼钢产能9088万,炼铁产能为4378万吨。

  “大多省市所去产能多为长期停产或闲置的产能,对现有供需基本面不会产生影响。”胡艳平表示,目前,部分省市已提前完成去产能目标或任务,全年钢铁去产能目标基本可以完成。但未来几个月内河北等几个产钢大省所计划压缩产能中有部分为在产产能,任务和压力较大,其进展可能会对供需基本面产生影响。